银桑抖M

交給我們就對了

TigerLily:

大家的留言,傳給我的私訊,我都很認真看過了,非常感謝大家這樣溫暖的支持,請放心,我不會被影響的。類似那樣無禮的批評我想說的就在今天的回答裡了,以後不會再回應。我會繼續寫我想要寫的故事,再次謝謝大家的鼓勵。




今天要跟大家分享一篇文章和我的感想。我前幾天搜隊一的影評找到一篇有趣的評論,是一位對後女性主義和流行文化很有研究的作者施舜祥寫的,〈我們為什麼需要英雄:論美國隊長再陽剛化的過程〉。這是一篇從後現代女性主義角度出發去分析的影評,他的觀點和我們一般看到的美隊影評不一樣。我知道有些朋友可能對女性主義有些偏見或誤解,當初我通識課不小心選到女性主義研究的時候還只上了一堂就退選改換成哲學史了orz 我想這樣的角度去分析電影對某些讀者來說或許會有過度解讀的嫌疑,不過從不一樣的方向來討論美國隊長和超級英雄電影我覺得可以看看。作者今年出了一本書叫《惡女力:後女性主義的流行電影解剖學》,就是用後女性主義去解構幾部好萊塢電影裡的女性角色形象,也是很值得一讀的書。



這篇影評的重點我簡單講一下好了。作者認為這幾年越來越多的超級英雄電影其實是反映了一種針對發展多年的女性主義與性別研究而來的反作用力。父權社會因為受到了挑戰,所以必須進行一個再陽剛化的過程,來解除男性身分認同的危機。他提到了隊長和Peggy,在進行血清實驗之前,隊長是一個不符合傳統父權社會男性形象的人:太瘦弱、矮小。而Peggy則是一個不符合傳統父權社會女性形象的人:太兇悍、舉槍(陽///具象徵),兩人都引發了觀眾的男性焦慮。他們兩個排在一起的時候象徵了一種父權社會性別秩序的瓦解。而在經過血清實驗這一種“再陽剛化”的過程之後,Steve從不合格的男孩變成了一個百分之百的男人,而Peggy則是換上洋裝放下武器,成為一個回歸父權、以及男主角愛情凝視的客體,性別秩序回歸傳統。至於紅骷髏,則是一個佛洛伊德父權論述下的權威象徵,一個讓(男性)觀眾害怕的壓迫者。最後則是由一個男孩想成為的男人,擊敗了一個男孩會害怕的男人。唯有舊的壓迫式父權倒下,一個新興的父權才能夠興起。




於是這篇影評從後女性主義角度的觀點來看,美國隊長這部電影其實是一種重建父權的過程。觀眾在看這部電影時,因為原本豆芽盾的“不夠陽剛”和Peggy的“太過陽剛”所引發的男性焦慮,在最後都可以獲得解除。當然作者也提到,觀眾可以不要去理會那企圖傳遞的父權訊息,選擇自己想要看(例如Chris Evans健美的身材)的就好了。就好像我們也可以完全無視戲裡的異性戀情,專注在我們自己想要挖掘(Stucky之間的火花)的部分,這樣也可以瓦解父權重建的威脅性。看起來好像挺複雜的吧XD 不過我覺得這樣的觀影角度是很有趣的。就像如果我從政治的角度來看美國隊長,我會說這是一個美國在經歷了30年代的大蕭條打擊,企圖重新建立國家自信心和世界地位的一種過程。從不一樣的理論來分析同一部作品,可以獲得更多的樂趣。



用這幾年的超級英雄電影浪潮來作為一種性別論述我覺得挺理所當然的。當然我們能在大螢幕上看見女性的超級英雄角色,或是聰明強悍的女性,但能夠真正以超級英雄之姿獨挑大梁又獲得市場成功的案例並不多見。例如Jennifer Garner主演的Elektra,或是Halle Berry那慘不忍睹的Catwoman的成績都不盡理想。即使是很受歡迎的黑寡婦,單人電影也一直處在只聞樓梯響的階段。超級英雄電影強調的陽剛、力量、拯救者的形象,使他們成為肩負起電影圈裡重建父權的最佳代表。



如果連發展了幾十年的女性主義都沒能在超級英雄電影裡搶下灘頭堡,那麼現今流行的酷兒Queer文化有那個機會嗎?雖然現在美國已經可以同性結婚,酷兒文化也無所不在,但我覺得在超級英雄這一塊還是很困難的。最近官方頻頻以近乎“蓋章”的方式來強調Steve和Bucky的感情,讓大家抱著糖飛上了天。Kevin Feige也說過,很快就會有LGBT的角色,出現在漫威電影裡。但我必須很悲觀地說,那大概不會是任何一個身為主角的超級英雄角色。超級英雄的陽剛形象是一種父權的代表,LGBT正是最容易引起男性焦慮的身分。就如同之前那篇〈Super: The Gayest ‘Stucky’ Moments in the ‘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 Trailer〉所說的,如果今天Bucky是女的,那麼他和Steve在經歷過三部電影之後的發展肯定會更進一步(像環太平洋那樣男女主角曖昧了半天友達以上最後還是戀人未滿的好萊塢電影設定其實不算太多的)。但因為Bucky是男的,就算漫威和迪士尼對LGBT很友善,甚至可以說這是現今的政治正確潮流,但我想他們也不會輕易打破那條界線,讓頭上頂著一個A的男人,或是任何其他這類電影的主要客群作為理想男人投射對象的超級英雄們在大螢幕上和同性別的人發展戀情,就像我們也不太可能看到同性戀007一樣。我想女性的LGBT角色出現在超級英雄電影裡會是更有可能的,因為這比較不會引起他們的男性認同焦慮,也能夠符合現今潮流,稍微修改一下大眾對好萊塢過於保守的壞印象。



另外,我覺得Bromance這個詞也是很有趣。我在上野千鶴子所著的《厭女:日本的女性嫌惡》這本書裡讀到,比起女性的認同,男性其實更重視同性的認同與接納,唯有如此,才能使他們被納入陽剛的父權集團一部分。所以我們在許多電影裡看到強調男性之間情誼的呈現,那種情感甚至比愛情還要更加強烈。不過,強調這種兄弟情誼的電影,往往也是最重視男性陽剛一面的類型,為了不引發同性戀聯想,而用Bromance這樣一個名詞去定義兩個男人之間比友誼更加激烈但又不可以是愛情的情感,會是一種比較安全的作法。




所以不管我們再怎麼祈禱,導演再怎麼讓我們自由想像,Fandom和腐向次文化發展得再怎麼壯大,在電影裡我們大概也只能看到Steve和Bucky就是好朋友好兄弟。但那也沒有關係。感情的呈現有很多形式,也有不同的定義。愛情或友情或親情,只要夠真實誠摯,都一樣能打動人心。對我來說,Steve和Bucky彼此之間的經歷和那份無論經過多少時光和阻礙都無法消去的“愛”已經包括甚至超越所有感情的定義了。




反正官方做不到的事情交給我們就對了。




评论

热度(256)

  1. 银桑抖MTigerLil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