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桑抖M

【待授权】【盾冬】不要对陌生鹅说话 (完)

Like fish in the sea: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466621


作者:leveragehunters (Monkeygreen)


不要对陌生鹅说话,又名,超级战士vs鹅。






那是在黎明之前,光线还很微弱,几乎看不清什么,但这是他们最喜欢的湖边晨跑时间:静谧,无人。Steve停下来去用路边的训练器材,Bucky继续向前跑。


 


他的电话屏幕突然亮起来,Steve惊讶地看到是Bucky在给他打电话,电话接通的时候,Bucky说:“Steve,我需要你来帮个忙。”


 


Steve并不担心。在不久之前,Bucky的这几句话就足以让他担忧不已。但是此时此刻,他的这种语气,这种极其恼怒的语气,这种熟悉的——如此如此熟悉的——“某人要被他揍掉几颗牙”的语气,好吧,发生的应该不是他需要担心的事。“你在哪儿?”


 


“金属长椅那边那棵大树。”


 


“这就去。”


 


Steve很快就到了,刚开始他并没有看到Bucky,知道他真的、字面意义上地看向那棵树。Steve抬头笑起来。Bucky轻巧地、甚至可以说是优雅地,攀在那棵树的一只粗壮枝桠上。“有麻烦了,Bucky?”


 


“闭上你的嘴,混蛋。”


 


“介意告诉我为什么你现在在一棵树上吗?”


 


突然之间传来一声响亮的鸟叫,紧接而来就是一团白色的羽毛扑啦啦地从树干后面冲了出来。Steve感觉自己脚踝像是被人扎了一刀一样传来一阵锐痛,然后他的腿他的腰就被噼里啪啦的一通乱拍乱打。所以,他的本能反应就是立刻蹿到树上,躲在Bucky对面的另一根枝桠上。


 


Bucky的语气听起来像是对眼前的一幕极其满意,“这就是为什么我在树上。”


 


Steve在Bucky对面的那根树枝上坐下,他远远比不上Bucky那种轻盈的优雅,他们就这样低头盯着那个伪装成一只鹅的卵生撒旦。“它怎么会在这儿?”


 


“老子看起来像是研究狂暴水鸟的专家吗?”Bucky说,“我干我自己的事,停下伸展身体,然后这玩意就不知道从哪儿冲过来,直奔——我这么跟你说吧,我们要庆幸我动作够快,它没有攻击到它瞄准的地方。”


 


“瞄准哪儿……?”Steve问,目光终于从鹅身上转移了过来。


 


Bucky只是看着他,挑起了一边眉毛。


 


Steve眨眨眼,然后举起一只手说:“明白了。”


 


他们继续低头盯着鹅,鹅在树底下来回逡巡,冲他们叫,它张大嘴,舌头震动,星星点点的唾液喷到空气中。


 


“这玩意长了牙。到底他妈为什么一只鸟需要长牙?”Bucky问,听起来就像是在私人层面上被惹火了。


 


“我不确定我想不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Steve答道。这种问题他也不想写到他的记事本上。低头看着鹅,突然想到一件事:“你觉得它知不知道它能飞——”


 


“不,”Steve的话突然被打断了,因为一只温暖的手捂住了他的嘴。Bucky用左臂抱着树,他被袖子盖住的金属手臂紧紧贴在树干上,他用他的右手捂住了Steve的嘴。“它会听到的。”Bucky悄悄用气音说。


 


Steve不以为然地对Bucky挑了挑眉毛,等着他把手挪开。当Bucky终于放开他的时候,他说:“我不觉得它能听懂英语。”


 


“你百分百确定吗?”


 


Steve低头看鹅,鹅恶狠狠地抬头盯着他们。可能是巧合,但是它偏偏选在这一刻扇动翅膀,威胁似的对他们嘶嘶叫。


 


“我觉得它是九头蛇。”


 


“Bucky,这只鹅不是九头蛇。”


 


这整件事都太荒谬了。他们可以轻松的战胜一只鹅,当然了,但不是在不造伤害的情况下,而且很可能会宰了它,而且他们并不想宰鹅……Steve看向Bucky,已经被鸟类用“死亡凝视”锁定住的Bucky。“所以,下一步有什么计划?”


 


“你觉得如果我有除了‘晚饭吃烤鹅’以外的计划的话,我还会给你打电话吗?”


 


不愧是Bucky,一直能直接读懂他的心。“跳下去,然后跑路?”


 


Bucky慢慢地把自己的视线从鹅的身上挪到了Steve身上。“跳下去,然后跑路。绝妙的计划。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历史书上都说你是战术大师。我是说,我怎么没想到呢?”就连鹅都觉得好笑。“跳下去,然后跑路。你能相信吗?”鹅叫了一声,悠长又嘹亮。“我懂,伙计。”


 


他们的短暂休战走到了尽头,这只鹅突然又“呱——”的一声,然后疯狂扇动翅膀,脚掌抓挖树皮,努力想要够到他们。


 


“我猜它不会飞。”Steve观察道。


 


“你觉得呢?”


 


Steve刚想回嘴,然后远处传来了金属拐杖戳在混凝土路面上的声音,他们抬起头,看到一位老妇人,弯腰拄着拐杖,银发在初升朝阳的晨光里闪着光,朝他们这一幕闹剧慢慢走来。


 


“完美,”Bucky说,似乎心满意足,“等它冲她过去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把你的天才计划付诸于实践了。”


 


“Bucky。”Steve说,用上了他最棒的“美国队长对你很失望”语气,他的眉毛皱在一起,即使是屡教不改的惯犯,见他现在的样子也会哭着承诺一定会给妈妈打电话。


 


Bucky只是对着他坏笑:“要么她遭殃,要么咱俩遭殃,Steve。”


 


“女士!”Steve喊,提高声音继续喊,“女士!!”


 


她停下脚步来回环视,直到抬头看到他们在树上。她冲他们的方向用力晃了几下拐杖,怒吼道:“你们在上边做什么?你们不能像两个流氓一样,随便爬公园里的树!公园里有规定!”


 


鹅扇扇翅膀,明亮的眼镜锁定到了老妇人身上。Steve已经准备好要跳了,而Bucky嘲讽地瞥了他一眼。


 


“你在这儿做什么啊,可怜的小宝贝。”老妇人哄着那只鹅。Bucky和Steve面面相觑,然后又一起盯着那只鹅。那只鹅踩着小碎步朝老妇人奔过去,假装自己并不是来自地狱的、披着羽毛的魔鬼。“他们伤害你了吗?”


 


“呃,女士?”Steve冒险说了句话,而她恶狠狠地瞪着他。


 


“这只鹅肯定是跟她学的。”Bucky在旁边嘀咕了一句。


 


“爬树,恐吓无辜的小动物。”鹅用头蹭了蹭她的手,就好像它并不是邪恶的化身。“我应该去向护林员报告!”


 


“跳下去跑路?”Bucky提议道。


 


“好。”


 


他们从树上一跃而下,还想要保有仅剩的一丝尊严,所以他们没有跑,而是飞快地走开了。老妇人的叫喊——偶尔还夹杂着鹅叫——最终在他们身后越来越远,直到听不到了。


 


他们肩膀贴着肩膀,沉默地走在公园里,而公园里的一切似乎都在晨光中复苏。因为现在还早,所以没有人看到或者录下——谢天谢地——他们被鹅追到走投无路的惊险经历。


 


Bucky把左边袖子卷了起来,因为一直用左臂抱着书,他的那边袖子已经被树液浸湿了。“我相当确定那只鹅是九头蛇。”他说。


 


Steve用眼角的余光看着他,但是什么都没说。


 


“还有那个老太太,”Bucky皱起眉头,终于放弃了揪扯那条袖子,衣服的布料已经完全黏在了他的金属手臂上。“树也是。而且要想洗干净这玩意,可要费大劲了。”


 


Steve停下脚步,一种难以言喻的温暖、亲昵和爱意突然涌上他的心头。这可能是他这辈子里最荒唐的一个早上,而他一定会咬死牙关,活到这辈子的最后一天他也不会承认这件事真的发生过,但是现在他的Bucky,在这里开着九头蛇的玩笑,尽管表面上烦躁不爽,但是心里却又那么开心。Steve相当肯定自己现在肯定笑得像个白痴一样,但是他一点都不在乎。


 


Bucky走了几步,然后他立刻就发现Steve已经停了下来,于是他转过身,走回Steve身边。“一切还好吗,Stevie?还是你想引来更多的野生动物?”


 


Steve摇摇头,伸手抓住Bucky衣服的前襟,把他拉过来。


 


Bucky坏笑起来,任由Steve把他拉进怀里。“你想说什么吗?”


 


他伸手搂住Steve的腰,而Steve一点都不在乎他的衣服也被树液弄脏。而且不知为何,他觉得树液把他们黏在一起才合适。“那棵树不是九头蛇,”Steve坚定地说,他俯身亲吻Bucky,只是一扫而过,只是轻轻的一个吻。


 


Bucky怀疑地扬起眉毛,但是他的嘴角泄露出了一抹微笑。


 


“那个老太太也不是九头蛇。”Steve再次问他,这次他吻得更坚定、更缠绵、更温柔,这次他没有再退开。


 


“那只鹅呢?”Bucky的眼睛因为笑意而熠熠发光,他更深地依偎进Steve怀里,更用力地抱住他。


 


Steve贴着他的双唇笑起来。“好吧,也许鹅是。”


 


 


 


END








P.S. 大家好!为了避剧透!我要进入断网状态了!5月6号之后见!!妈呀一想到有某些人明天就能看到了我简直恨得牙根痒痒……


Anyway!队3要上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住在电影院里啊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

热度(426)

  1. 留白Like fish in the sea 转载了此文字